在今天這個資訊發達的年代,只有極少數的汽車不能在網上找到它正確的資料,當中包括極為罕見第一代四驅甲殼蟲。20年前,很多人都不相信能在大眾汽 車博物館內看到一台VW87 (又稱Type 877),後來才知道這輛VW87四驅甲殼蟲是在1946年戰後由英軍在大眾軍工汽車廠廢墟中用舊配件組裝起來的。它的前面改裝了英軍軍車設計,以致看來 不像出自老保時捷 (Ferdinand Porsche) 的設計。很多人都認為傳說中的VW87是由VW82e (官員越野橋車) 加上VW166前軸改裝出來的。 一直到了2000年,從一名德國老兵口中才得以證實原來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德軍高級指揮官的確有用過VW87越野四驅甲殼蟲橋車,但產量十分少,大概只有 VW82 Kubelwagen的百分之一。這汽車主要用在北非和東線戰場上。其實VW87和VW82e十分像,但VW87採用了更寬的沼澤地胎,所以葉子板和踏腳 板也同樣更寬,車內座椅也更豪華地採用了牛皮沙發。 由於這高性能越野轎車只有兩門設計,所以這542台VW87一般只有兩座位又或三座位。為了方便車後座秘書在緊急情況下逃生,幾乎所有大眾生產的VW 87都採用了車頂可開的軟逢設計。 事實上,接近所有VW82e及VW 87都是二座或三座的,只有三輛早期原型車才有五座硬頂設計;而後驅 “民用版” Beetle在德國國內由政府官員用的Type 60轎車則是採用五座位設計。

關於Beetle甲殼蟲的歷史我們分別都有詳細描述過,包括”吉普車的起源”、”1943年VW82e Kdf”、”經戰火洗禮的納粹指揮車”等等。 1939年保時捷發展工作組為Type 62加上了一個前橋,波箱另加了一條長行軸和一組特低齒輪組,再由一條直軸藏在大樑圓管中央,手剎被搬在左面,四前一後波箱加裝了一組小齒,變成了分時四 驅。在一般道路上只用後驅,碰到沼澤地才需要加上前輪驅動,加力檔只用於35度以上斜波又或拖動比自己更重汽車才會用。 而大眾所有的汽車,越野車全都採用拖臂獨立懸掛設計;為進一步增加越野性能,保時捷工程人員在ZF齒輪廠訂製了防滑加速器,這是上世紀三十年代的高科技 (對手美國在80年代HUMMER H1才加上了LSD),可見當年大眾有多先進。

這一套由ZF製造的防滑差速器由一組滾動珠操控,當某一個車輪轉速超越另一個車輪太多時,這組長條滾動珠馬上會卡住對面,造成動力平均輸出。這套機 械差速鎖十分精密,而且效果十分好,可惜其成本也十分高,直到今天都沒有汽車生產商願意生產,反而改用效率低不耐用的離合片式LSD 。 Type 86/87 Prototype原型車採用了2套ZF自動差速鎖,大大改善因獨立懸掛,車輪避震行程較短而出現車輛離地而漏失動力的缺點。 1940年第二輛VW87原型車尾軸加上了一組降一級齒,大大改善離地不足的情況。VW87的動力來自一台1131 CC 24.5匹水平對向四缸風冷引擎,馬力比Type 60高出1.5匹。從1939年至1941年間,保時捷一共做了不到十輛VW87原型車底盆,當中有配上Type 62外殼,也有配上VW82外殼和三輛Type 60甲殼蟲外殼以供長途測試;這套四驅系統也相當成功,直至今天也被評為二戰最優秀設計。

1940年後期保時捷在VW87的基礎上發展出Type 128水陸兩用汽車,由於兩棲車需要在沼澤地登陸,車輕,四輪驅動加LSD是必須的。這三十輛128原型水陸兩用汽車在測試後得到軍部的訂單,但保時捷及 軍方測試人員發現Type 128的2.4米軸距太長,不適合大角度斜波登陸。 1942年Type 128改用了2.0米軸距,這是保時捷第166個設計,所以也被稱為Type 166。原型車一共做了125輛,但今天只有三輛被保存下來,可見其珍貴之處。在1942年後期至1944年間,大眾根據這125輛原型車的基礎生產了 14000輛VW166,而Type 877配上VW82/87 4×4 Kubelwagen卻從來沒有投產,至於大眾實際上生產了多少4輪驅動甲殼蟲,根據大眾沃爾夫斯堡所說,由42-44年只生產了562輛877 4輪驅動甲殼蟲,但最近的研究亦已經表明這個數字是不正確的。 1941年至1945年期間由於缺乏供應,所有的4輪驅動前橋和4輪驅動齒輪箱,全都用作來組裝更重要的全地形 VW166 Schwimmwagen (小型兩棲4×4)。大眾可能只生產了不到100輛的四輪驅動大樑配上VW87 Kubelwagen外殼和VW87甲殼蟲車外殼給一些重要指揮官使用。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很多國家都處於缺乏物資的狀態,德國根本沒有足夠的金錢和原材料去生產高成本的軍車,一代最高科技的4×4越野甲殼蟲就是這樣在 1939年誕生的了,而車廠主力還是生產低成本的VW 82 Kubelwagen (桶車德國吉普)。

今天你們所看到的這一台VW87是1941年保時捷親手設計打造的第三台四驅甲殼蟲原型車,原型車底盤號 41-000387,這甲殼蟲原型車保存得相當完美,可以說是現存五輛VW87中最原裝的一輛,也是最早的一輛,甚至比保時捷家鄉博物館的那一台1943 由大眾所生產的VW87更為原裝。我們的會員馬大立先生由1991年開始寫了不少關於四驅車、古董車的故事,四年前一位奧地利老年收藏家看過他的文章後知 道他已經擁有大眾最早三輛的Kdf收藏,於是主動提出把這輛VW87賣給他;這位奧地利汽車收藏家還主動提出由住在前東德的朋友Maik找這車的原裝材料 替大立翻新呢!

在2011五月底,這輛VW87歷時三年的翻新工作終於完成。這輛曾經見證人類有史以來最殘酷不義的戰爭的四驅車經過翻新後就像新的一樣;它就像時 光機器,把我們帶回了那個世界上最大全面性軍事衝突的年代。這車十分輕,只有820公斤,加上車底是一塊光滑平板中央由一條空心鋼管作支撐,車尾設有 LSD防打滑差速器,再加上後置水平對向風冷合金製引擎,重心低而且全在驅動輪上面,而沼澤地用輪胎亦比VW82e及VW82的越野胎性能更好。 在許多不平的山道,四輪獨立懸掛及尾LSD表現出色,哪怕對角兩輪離地,由於這中心在後軸上,出色的LSD反應十分快,車子依然可以順利通過,比美國 Willys MB/GPW強多了。在一個近45度大坡前用了低四驅的VW87表現更佳,扭力大,雙防滑差速使這車四個車輪完全抓著土地,由於車輕,齒輪比十分低令引擎 沒有半點吃力感,只需輕踏油門,這性能完全可以和2006年大眾的Touareg V10相比。

上世紀80年代保時捷959同樣是採用這套尾置引擎,驅動系統在一條支線上的四驅設計,三輛原型車在巴黎達喀爾越野賽中分別取得第一,第二和第四 名,可見這套四驅系統之強!這項技術在70年後的今天還是最先進的,令我們不得不佩服保時捷博士的先進大腦,今天最先進的四驅車,SUV設計在機械上還是 原用70多年前德軍軍車的設計。二次世界大戰德國雖是侵略國,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絕對是可恥的行為,但從其軍車的設計先進而言還是很值得大家學習的。

現時世界上只有數台VW87得以倖存,原型車的前軸驅動波箱和大眾生產的前軸波箱有點不一樣,主要是鋼線剎車管及里數表位上的不同;這輛極為罕見的 絕版四驅甲殼蟲原型車珍藏品將會留在中國香港,和馬大立先生的另外一批同期戰車一起收藏 (包括VW166德軍水陸兩棲車、VW82桶車德軍吉普、VW82e德軍越野橋車、Willys MB/GPW Jeep 吉普及 Dodge等)。它們就像時光機器,把我們帶到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在找尋這輛珍藏汽車的時候,德國大眾汽車博物館,德國保時捷汽車博物館和德國的一些格 倫德曼KDF歷史收藏家都給了我們會員很多的幫助,在此想跟他們說聲謝謝!如果你們需要戰時Kdf進一步資料可以在www.4wdco.com看到或電郵 予馬大立先生聯絡willysmb1943@yahoo.com。